天天新资讯:我,38岁,在县城年赚70万,却还没结婚

2023-01-24 12:30:45 | 来源:燃财经

过了30岁依旧单身的年轻人,有个专有名词“大龄剩男(女)”。而随着社会发展,这种现象越来越普遍。不仅一二线大城市里的单身年轻人越来越多,在三四线及以下县城,年轻人亦不再轻易走进婚姻。

根据国家统计局编著出版的《中国统计年鉴2022》,2021年我国初婚人数为1157.8万人,比上一年减少70.8万人。这也是多年来初婚人数首次跌破1200万人,为1985年以来的新低。

另一组来自《中国人口普查年鉴-2020》的数据,2020年我国的平均初婚年龄28.67岁,比2010年的平均初婚年龄(24.89岁)增加了3.78岁。其中,男性平均初婚年龄为29.38岁,女性为27.95岁。


(资料图片仅供参考)

不难看出,如今,结婚人数持续减少,结婚年龄越来越大,单身群体日益扩大,已成为不争的事实。

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,一方面生活节奏快、就业压力大,年轻人很难有时间谈恋爱;另一方面大城市的房价、户口等现实问题,也导致年轻人不愿结婚。然而,即便一线城市单身的年轻人数量很多,但由于城市生活条件便利,环境包容度高,独身生活并不困难,年轻人也不会为此感到过度焦虑。

与之相反,在县城的人情小社会里,即便是现在,“大龄未婚”依旧被视为“另类”。传统观念里,留在县城生活的年轻人,或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或早早结婚生子,亦或二者兼而有之。

但现实并不乐观。县城的大龄单身者,逐渐成为晚婚的主要群体。其中,县城未婚大龄女性增多,是一个重要现象。或者在体制内有稳定工作,或者高学历回流老家,又或者享受独立女性身份……她们的择偶条件更高,不愿轻易将就与妥协,这令她们更难找对象、结婚。

这背后或许也与县域人才的不平衡、缺失与流失问题有一定的关系。例如,在对某中部县城的青年婚配调研中,就发现了教育系统、卫生系统等机构中,女性入职比例远大于男性。

显然,在县城,购房、工作等方面压力较小,但由于经济收入、社会地位的差距,年轻男女仍然难以互相选择。说到底,结婚关乎个人幸福,年轻人需要认真考虑。但如果双方都能够摆脱一些传统观念的束缚,或许也可能成就美好姻缘。

本期小酒馆,我们和几位留在县城的未婚年轻人聊了聊。他们当中,有人是年收入近百万的成功女性,但父母依旧为其找不到适婚对象而焦急;有人是体制内工作稳定的年轻女性,却难以找到真心对待她的异性对象;还有人是奶茶店店长,有很多女朋友却始终无法结婚……

当然,单身也不代表失败,尊重年轻人的选择,也是一个现代社会理应包容的状态。

在县城年赚70万,却挡了桃花运

歆然 | 38岁 钢琴工作室老板

一个人的时候,我经常会想,从小身边就不乏追求者的我,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结婚,而且有可能会一直单身下去。

我从小就是大人口中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父母更是在我身上倾注了大量心血,不仅从小培养我练琴,还送我去英国约克大学读了钢琴演奏硕士。所以,学习成绩好,长得好,还弹了一手好钢琴,一直是我身上的标签。

钢琴演奏硕士毕业后,我在上海从事了两年钢琴演奏工作。但因为离家太远,能够陪伴父母的时间太少,所以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回老家。

我的老家是北方的一座三线城市,那里有很多有艺术梦想的孩子,但艺术培训机构却良莠不齐,于是我决定回乡创业,开设自己的个人钢琴工作室。

从装修工作室到招生、教学,一开始只有我一个人。运营半年后,工作室终于开始有了起色,也赚了一些钱。因此,第二年,我就开了第二家工作室并招聘了4名老师。机缘巧合下,我不但应邀担任了我们当地大型文艺演出的评委,还作为青年创业代表,多次被电视台邀请录制节目,成为了当地小有名气的人。

经过3年的发展,我现在一共开了3家工作室,且都步入了正轨,每年也能拿到大概70万元的净利润。但与此同时,过了30岁的我,也正式步入了“剩女”的行列,家人和朋友都开始操心起我的终身大事,但进展却并不顺利。朋友跟我说,她按匹配度筛选了一圈周边人,突围的只有3个,但等朋友介绍完我的条件后,对方一一婉拒了,理由是觉得配不上我。

那时候我已经过了30岁,父母有点着急,我也多少有些焦虑。因此,我刻意隐瞒了自己的真实收入,也先后谈了两个男朋友。但好景不长,最后,我真实的收入和消费观,还是将他们“劝退了”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现实的“打击”,我已经脱离了为单身而焦虑的状态,相反,精神世界变得更加充实多彩。我一直觉得,与其去建立不健康和消耗自身的关系,不如高质量地单身,虽然这很需要勇气。

放弃大城市工作回到县城

我至今未婚

薇薇|32岁 公司行政

我是学法律专业的,毕业后在上海一家大公司做法务。从审合同、处理诉讼工作,到涉猎投资并购业务等,我用了5年的时间,终于坐上了总监的位置。

可谁又知道,为了完成职场跃升,这5年来我完全没有个人时间。就拿最基础的审合同来说,一审就是一天,且需要全天保持精神高度集中。一天下来,我甚至想不起来中午吃了什么,只是机械地把食物吞进肚子罢了。

也正是因为这样,30岁的我不仅没结婚,甚至都没有男朋友。成长在单亲家庭的我,有位非常强势的母亲,虽然她自己的婚姻不*,但她还是迫切地希望我赶紧结婚,并为此做出了很多“努力”。

为了更方便“掌控”我,我妈*步就是逼我回家,催促我回家考公,甚至要带着我姥爷来上海“抓”我回去。拉锯战持续了一年,我也终于因为受不了而妥协,辞掉了上海的高薪工作,回到小县城去抢“铁饭碗。”

我妈以为从小就“很会考试”的我能一次就中,但事实却是,*年我并没有考上,这显然打乱了她的计划,毕竟在老家的相亲市场中,只有公务员、老师、医生和其他这几个选项。我也因为受不了裸辞备考的压力,想先找个工作作为过渡。

但小县城的企业显然不会花很多钱聘请法务,而人事经理等门槛低的工作,也都早就被“填了坑”。

最终爸妈托关系,我拥有了一份行政岗的工作。但即便有了工作,我在相亲市场上仍然处于劣势,于是我见到的相亲对象,“质量”也是一个比不上一个。其中有一部分甚至瞧不上我的工作,可他们不知道,我也曾经在大城市努力拼搏,站稳过脚跟。

现在我妈的矛头不仅戳在我的终身大事上,还在为我的工作操心。2023年,努力备考,早日上岸,或许是我*的“出路”了。

看上我的人很多

但却都是因为我的工作

方然|30岁 银行职员

23岁大学毕业,我回到“18线”小县城的国有银行,成了一名体制内职员。从那一年开始,向我家里说媒的人从未断过,而我,却很意外地单身到了30岁。

长辈曾语重心长地劝我,“你虽然长得漂亮,工作又好,但还是不要太挑了。”确实,在平均月薪只有3000-4000元的县城里,我却每月能赚1万多元。

不仅如此,家里还给我准备了房和车。于是,明明看起来已经站在“县城相亲鄙视链”顶端的我,却在看着闺蜜们拿起“婚礼捧花”时,把时间却消磨在了一场场相亲局里。

2021年,28岁的我也曾经历过离结婚最近的时刻。我的一位老同学曾热烈地追求我,他身材高大,气质儒雅,我们总能聊天聊到半夜。虽然比起我,作为小学教师的他月薪不高,只有我的三分之一,但吸引我的是他奋进的态度和不俗的谈吐。

父母也对他赞不绝口。可到了2021年底,就在我们准备订婚之前,由于县里银行内部业务调整,一时间满城风语,老领导也暗示我,做好降薪至少一半、调到下级村镇,甚至离职的准备……就这样,在前后不到2个月里,我见证了男朋友热情的迅速冷却,甚至消失许久的他,再约我喝咖啡,是告诉我,他已经准备和县政府某主任的女儿交往,并决定在年后结婚。

而我这个,原本他口中要宠一辈子的“小公主”,转眼之间不光碍眼且挡路,婚事不了了之,母亲被气得生了一场病。不过,熬到第二年开春,空降的新领导带来了“维持原部门人员组成”的好消息,那一天,看着微信聊天框里他主动发来的信息,我只剩下苦笑。

其实,这种情况早就不是*次了。七大姑八大姨介绍来的那些分外热情的男生,有人刚认识了2-3个月就谈及婚嫁,希望能通过我跻身体制内;有人一场约会盘问最多的不是我的兴趣爱好,而是月薪。

看起来我风光无限,但我越来越明白,他们更看重我体制内的稳定工作、我的高月薪、我陪嫁的房和车……

如今,我也早已放平了心态,“不是结不了婚,只要找到一个对我真心实意的人。”面对长辈们的关切,我也能这样微笑着回应了。

“没事业可以,没对象不行”

尚安 | 31岁 备考中

今年是我回老家的第3个年头,也是直面身边亲戚催婚的第3年。今年春节,由于我已经迈进了31岁,耳边的催婚声甚至盖过了新年祝福声。

催婚大军中,首当其冲的就是我八十多岁的奶奶。老太太膝下只有我爸一个儿子,而我又是我们家的独生子。说实话,我能理解老人这么多年想含饴弄孙的心情,老太太也是明里暗里给我介绍对象。去年,甚至因为我脱口而出的一句“找不到就不结了,一个人过一辈子又不是不行”,而生闷气几天以绝食相逼。

那次之后,我也成了家里“重点关注”的对象,三言两语必然离不开我的感情生活,有苦口婆心式的“找个知冷知热的人过一辈子”,也有威逼利诱式“你要不结婚我死都无法闭眼”。但我又有什么办法,谁又不想找个对象过日子呢,但我认为成家意味着责任,我自己工作都没有稳定下来,谈婚姻未免有些儿戏。

说起工作,我也很苦闷。我大学毕业后原本是留在深圳工作,但工作几年发现积蓄没攒下多少,事业晋升也陷入了瓶颈。于是,我在2020年离职回了老家,加入到了考公考编的大军中,但实际情况却并理想,几年都没成功上岸。

现在的我,收入全靠给几家公司代理记账,每月只有3000-4000元,与在深圳工作的时候相比,工资可以说是骤减。虽然吃住在家里,也不用给家用补贴,日常收支平衡没有问题,但就我目前的经济水平而言,谈对象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因此,我一直打算“上岸”后,有了一份稳定工作再谈找对象的事。在今年除夕夜的年夜饭饭桌上,我原本用“三十而立,先有事业再找对象”将催婚的亲戚搪塞过去,但没料到,他们纷纷回我“没事业可以,没对象不行”。

话已至此,我无言以对,因为再说下去就是“谁谁谁比你还小,孩子都上小学了”,亦或者是“再过几年同辈兄弟都当爷爷了你还没结婚”……

为了逃避这些催婚攻击,我今年春节选择闭门不出,理由是“我找对象去”。

我36岁,深知自己离婚姻还有段距离

小雨 | 36岁 县城奶茶店店长

我36岁,至今还没结婚,为此,父母没少替我操心,亲戚朋友也帮忙介绍了不少,但我就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结婚对象。

事实上,我一直觉得没有女孩会想要嫁给我。读书的时候,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学渣,因此,高中毕业后我就没有再读书了。

之后混过几年日子,当过网管和保安。再后来,年龄慢慢大了,学了电工技术,就在商场维修部做维修工人。如今的我,在一家亲戚开的奶茶店当店长。

不过,因为我的外形还不错,长相、身高都算出众,所以,即使事业上没什么发展,但异性缘一直不错。在奶茶店的时候,经常有小姑娘跟我要联系方式,我也是抱着“谈朋友”(谈恋爱)的心态,聊得来就相处。

我现在的女朋友,便是我们奶茶店的常客。最开始她总找我聊天,后来我们就经常一起打游戏,慢慢地就走在一起了。只不过,她的年龄比我小了10岁,的确存在代沟,谈恋爱可能会很愉快,但真的要结婚,恐怕并不合适。

但身边的长辈们并不知道真实的情况,在他们看来就是我一直在换女朋友,却始终不结婚。事实上,不是我不想结婚,而是我深知自己的真实情况,离婚姻还有段距离。

我没有学历也没有太强的事业心,挣的钱也就够自己一个人花。在父母的帮助下,我有房有车,貌似已经具备了结婚的基础条件,但我很清楚这并不是我凭自己的能力赚来的,而是父母勤勤恳恳一辈子的结果。

我就已经够让父母操心的了,如果勉强结了婚,可能父母会更累。但优秀的女生又怎么可能看上我?我心知肚明,问题在我自己身上。

关于结婚,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很清醒,知道以自己的条件应该找什么样的女生。但有时候又很迷茫,因为不知道何时才能遇到她。

我“脱轨”的人生

结婚已不在考虑范围

粥粥丨30岁 待业在家

我的生活似乎从来没有走上过“正轨”。

工作上,2015年我从某师范大学毕业,因为没有考到教师资格证,也就没办法按部就班成为一名老师。刚好当时“GAP YEAR”盛行,我就抱着一边准备考试一边“GAP”的想法,在全国各地背包旅行。

只是好像从这一步起,我的人生似乎就走上了岔路。

“GAP”结束之后,长达两年的履历空白期,让我在就业市场上更加没有竞争力。再囿于专业、经验等条件,我尝试过找工作,也投过一些简历,却始终没有回音。彼时,正好家里需要人回家照顾老人,没有工作的我成为不二人选,于是我回到县城老家,成为一名“尼特”(尼特族,指终日无所事事的族群)。

感情上,我也几乎是“绝缘体”,面对别人的主动,*反应是拒绝或逃避。回到家成为“尼特”之后,没有“体面”工作、没有富裕家境的我,更是县城相亲市场上的“边缘人”,鲜有媒人上门。

我的生活,似乎与“正常”扯不上丝毫关系。到现在30岁了,无业、单身,每天在家只做做饭、做做家务,有时候做点手工打发时间。

于我而言,目前的状态是非常舒适的。但这一切,也要感谢我家人的忍耐和包容。

回家的头两年,也会有亲戚、朋友“关心”我工作和恋爱的事情,希望我的生活回到“正轨”。在多次劝说未果之后,他们好像也放弃了,可能觉得“少管闲事”,就由着我去了。到现在,家人已经对我的行为表示了放弃和默认,大家也相安无事。

未来的某一天,我必然要回过头来处理我“脱轨”的人生,没有工作、没有家庭带来的生存、养老等问题。但现在,问题还没来,而我也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,就这样先过着吧。

Copyright@  2015-2022 聚合网  版权所有  备案号: 蜀ICP备20020779号-2     联系邮箱:nuoxi 7979247 @soh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