环球微头条丨这款游戏停服,百万人被迫告别青春

2023-01-24 11:45:01 | 来源:天下网商

1月24日0点,《魔兽世界》国服正式停止运营,百万玩家“无家可归”。


(相关资料图)

就在停服6天前,暴雪曾试图与网易谈判将代理协议顺延6个月,因合作条例的不平等,被网易痛斥“骑驴找马”“离婚不离身”,网易还在公司园区咖啡厅推出“暴雪绿茶”,暗讽暴雪的“绿茶”行为。

虽然魔兽世界已不再有曾经的辉煌,但它依旧是世界上*的大型多人在线游戏,2009年*时期,魔兽世界中人口数一度达到1310万,与如今的杭州市总人口相近。停服前,魔兽世界国服最新一次*玩家数量超130万。“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”“为了部落”等经典语录,都来源于这一现象级爆款游戏。

对许多80后、90后来说,魔兽世界是年少青春的一部分。在这场利益撕扯中,没有赢家。但不少玩家们为停服遗憾的同时,几乎都选择力挺魔兽世界的中国“养母”网易,反而指责其“生母”暴雪表现出的贪婪和傲慢。

确实,魔兽世界已经成为网络游戏的封神之作,其恢弘的世界观、丰富精致的人物角色,逼真的场景*和复杂的社交系统,都具有“前无古人”的开创性意义。此后众多网络游戏中多少都能看到魔兽世界的影子,堪称网游史上的一座里程碑。

但这次停服风波中魔兽世界无人接盘的窘境,网易的强硬以及玩家立场,都从侧面反映出,中国游戏公司曾依靠代理海外游戏赚取微薄利润的“旧时代”已经落幕。

“鱼别丢”

2022年11月17日,在北京的张羽飞和往常一样登录魔兽世界游戏,刚一上线便发现,玩家们都在讨论区“停服”。“当时很震惊,不相信是真的。”

这一事关百万中国玩家“命运”的消息,在《魔兽世界》的开发公司动视暴雪官宣后,迅速传遍艾泽拉斯大地,多条相关话题也爬上网络平台热搜,热度居高不下。

魔兽世界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叫作艾泽拉斯的渺小星球,这里也是众多种族的故乡。

今年29岁的张羽飞,白天是北京医药行业的职员,晚上则是魔兽世界中“鱼别丢”公会(注:玩家为集体参加副本活动,在游戏中自发组织的团队)的会长。每个周末的晚上7点,他都会准时出现在游戏里,组织团队副本活动。官宣停服的一个月前,网易关闭魔兽世界的用户注册和月卡充值业务。“有人因为点卡到期不能上线,就这么消失了。”

玩家们最初还抱有希望,相信在网易之外很快会有新公司加入。可暴雪中国虽然表示正与潜在发行伙伴洽谈,但一直悬而未决。每天晚上,张羽飞仍然照常登录游戏,看到曾经熙熙攘攘的主城里(注:魔兽世界中不同部落的聚集地,玩家可以在其中进行交易),玩家越来越少,“以往几分钟就组齐的25人团,现在等几个小时都凑不够人”。他的心情从最初的平静逐渐转为愤怒和失望。“我们只想在魔兽世界里有个归宿,因为公司之间的利益之争,不能再玩这么好的游戏,还是挺难过的。”

张羽飞公会的名字“鱼别丢”,源自魔兽世界中流传的著名故事。曾经一个即将离开游戏的玩家,将重22磅的鱼送给陌生人并留言“鱼别丢”,后来成为魔兽世界中玩家间珍贵情谊与记忆的象征。

“服务器不在了,我们永远都在。”张羽飞最终还是接受了停服事实,买下许多平时舍不得的装备,“珍惜最后的时光吧,不要留下遗憾。”他还想好了最后的告别仪式,“我们每次副本活动成功都有集体合影的传统。停服前最后一次活动后,我也截了图作为纪念。”

张羽飞不打算接触其他游戏,“就像刚刚失恋,很难马上去爱别人。”他打算先等待重新开服,“到时候大多数人肯定还会回来”。

18载青春

2004年魔兽世界进入中国。当时冠中还是一个14岁的“网瘾少年”。“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游戏,有那么多丰富的角色,场景和剧情也很细腻。”他很快被魔兽世界吸引,经常到网吧“包夜”,沉浸在其完备宏大的世界观中。

此后4年间,冠中在游戏中不断升级,成为拥有*装备的资深玩家。他最喜欢的角色是“战士”,技术门槛较高,团队打Boss时往往站在最前面发挥核心作用。因为游戏玩得好,班上很多男生都爱围着他问经验,还有人给他送礼物,求代打升级。“游戏里有很多成年人,我还给他们做指挥。”从魔兽世界中,年少的冠中收获了现实中没有的成就感。

2010年,即将读大学的冠中以6000元“高价”卖掉了自己的魔兽世界账号。后台数据显示,过去6年中,他的累积上线时长达到400多天,“等于少读了一年书”。直到9年后,暴雪为挽回老玩家推出怀旧服,冠中才再次回到魔兽世界。

“怀旧服刚开非常兴奋,叫了好多朋友一起玩,最疯狂的时候一整天都在线。”已经工作的他为了弥补年少时的遗憾,在怀旧服报复性消费,曾为赢得一件稀有装备,送给队友价值3600元的装备,“拿到幽灵马后,我骑着它专门到主城里,就在那儿站着,很多玩家都过来围观,太牛了。”

冠中在魔兽里世界结识了不少朋友。除了一起打副本,他们还在线下聚餐,自驾旅行,去队友的婚礼帮忙。四川女孩欧远曾和冠中在同一个公会,对他印象深刻。“他打得很好,指挥能力和语言组织能力也强,而且脾气特别好,包容队友犯错,不像有的团长技术又菜,脾气又差。”

4年前冠中成家后,上线时间逐渐减少,只是偶尔还会登录到9个不同的账号“看一看”。2022年成为父亲后,魔兽世界在他的生活中进一步退场。“停服了也好,可以分更多时间陪伴家人。当然也有遗憾,毕竟倾注了那么多心血,算是青春的一部分。”

因利而聚,也因利而散

停服以前,欧远对魔兽世界欲罢不能,“别人约去逛街我都不去,也没时间相亲。”得知停服后她一度陷入迷茫,“大家天天一起玩,突然停了还是挺难受。因为利益在一起总会因为利益分开,但我们不是因为利益聚在一起。”

但就像网易此前的声明所说,“商业的归商业,游戏的归游戏”,魔兽世界的开发公司和运营方优先考虑的是商业利益。

最初魔兽世界的代理公司是第九城市,无数个冠中这样的玩家曾将它推向行业顶峰。2004年12月,第九城市在纳斯达克挂牌成功上市,但仅仅5年后,就因与暴雪的利益分成产生矛盾结束代理服务。

这次停服持续了40多天,“和这次不一样,当时玩家都不担心,已经知道网易会接盘。”冠中回忆。事实证明,网易从接手代理中收获颇丰。Edward Hunter调查显示,2009年8月《魔兽世界》在线玩家达到1310万人,刷新历史新高。当年网易游戏业务60%的增长,就来自魔兽世界国服运营(网易2009年第四季度财报)。

此后双方续约代理协议,网易代理运营更多暴雪国服游戏。联合推出的中国版《炉石传说》还在2014年排名全球市场*。暴雪游戏的影响力,为网易日后坐稳国内第二大游戏厂商打下基础,而第九城市则逐渐走向没落。

“这次暴雪一直找不到接盘公司。现在游戏版号发放也收紧了,就算有公司代理,短期内也难以再次开服。”冠中分析。

暴雪与网易的分手并不体面。双方的撕扯,根源在于利益。魔兽世界的影响力大不如前,暴雪还想靠它分更多钱,网易不可能同意。

暴雪的“贪婪”不是没有原因。它正面临着微软的收购,为争夺收购后话语权,暴雪现任首席执行官波比·考迪克需要拿出好看的营收,而暴雪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,与网易的协议仅占2021年合并净收入的约3%。因此有知情人士表示,暴雪想进一步提升授权费用,并提出更加苛刻的约束性条款。

虽然无法接受协议的网易,在曝出停服消息当天股价遭受重挫,但从财报数据来看,过去两年代理暴雪游戏为网易贡献的收入占比仅有个位数(网易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)。

14年前,魔兽是中国游戏公司眼里的“香饽饽”,抢下代理权就意味着有了业绩保证。而如今只能靠“怀旧”留住老玩家的魔兽,陷入无人接盘的窘境。即便是暴雪这样的国外头部游戏公司,也难再薅到中国公司“羊毛”。

一场事先张扬的漫长告别

魔兽世界外,利益争夺不休,而随着停服,百万国服玩家所处的魔兽世界正在“解体”。

在魔兽的社交系统中,金币起着关键性的作用,可以用来买装备,提升角色输出能力,也可以兑换成游戏时长,是玩家必不可少的资源。玩家想获取金币,可以直接用人民币兑换,也可以拍卖打副本得到的装备。

魔兽世界玩家对金币的态度也不尽相同,有量入为出的休闲玩家,疯狂氪金的人民币玩家,也有像欧远这样以囤金币为乐的“守财奴”。她形容魔兽世界中的自己像一只貔貅”只进不出”。“每天一定会囤点进去,看到小金库的数字增加就特别开心,让我觉得付出就有收获。”

对金币的渴望,催生出一批职业魔兽玩家。

卷队大学毕业后曾在一家国企工作,5年前所处行业陷入低谷,“工资大跳水,每个月降到一千多,我就辞掉工作专职代玩魔兽世界。”每天晚上7点,卷队上线工作,替“老板”升级刷装备,或者将打副本获得的装备分给“老板”,从中获得报酬。平时他也会把赚到的金币直接转卖给其他玩家。

冠中无法理解职业玩家,“把爱好变成工作还有什么意思?”但卷队对此并不在意,就像《让子弹飞》中的经典台词:“挣钱嘛,生意,不寒碜”。

卷队透露,“多的时候一个月能挣一两万,版本末期‘老板’需求比较饱和,一个月也有四五千元。”略高于他所在城市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月平均工资(约为3934元,据《中国统计年鉴2022》)。

在辽宁丹东经营快递驿站的陈华平时也做兼职代玩,月入五千元左右。“平时玩魔兽世界主要是增加点收入,一个月能有小两千。”新冠病毒疫情期间,快递一度停运,陈华靠玩魔兽世界维持生活。

去年9月,卷队打算趁新版本上线,装备价格高的时候多赚一些,没想到却等来停服。“内心是崩溃的,一开始期待会有反转,现在只能面对现实。”

随着越来越多玩家离开游戏,金币失去用途一路贬值,卷队们的收入也大幅减少,去年12月只挣到三千多元,“是过去几年最少的。”面对停服,他有些难过,但并非张羽飞式的依依不舍,也没有冠中对青春逝去的遗憾,更多是对被迫走出舒适区的无奈,“像魔兽世界这样收入稳定的游戏,市场上确实不多。”

这场67天的告别走到了终点。

有媒体报道,网易和暴雪正式解约后,网易已经开始解散上海暴雪游戏运营部门。此前人数近100人的部门,留下约10人处理善后工作,大部分员工离职或者内部调动。

玩家们也在游戏里“处理后事”。有人打算在“别离酒杯”旅馆下线,冠中选了一个兽人战士的纪念碑,这是他最喜欢的角色。欧远则和网友相约在索拉查盆地的日灼之柱旁一同“埋葬”了自己。

魔兽世界国服的最后玩家们身处全国各地,身份各异,但年龄普遍在30岁左右,甚至更大。18年来魔兽世界创造的辉煌承载了这些怀旧玩家的青春,但对绝大多数00后来说或许只是一段陌生的传说。

而魔兽世界在中国市场从*到停服的命运,也是中国游戏行业迭代升级的缩影。曾经争抢代理海外游戏的中国公司,如今比拼的是原创研发能力,《原神》《第五人格》等国产游戏已经成功走出国门,风靡海外。

“英雄,那是你的过去。”魔兽世界中这句经典语录,如今也可以用来形容它自己。

Copyright@  2015-2022 聚合网  版权所有  备案号: 蜀ICP备20020779号-2     联系邮箱:nuoxi 7979247 @sohu.com